你当前位置:首页> 随笔> 详细内容
三十五年回故乡
来源:《朔风》杂志 作者:陈宝君2018-11-21 11:23:24
浏览字号:
0

  初春季节,我回到了少小离家阔别已久的故乡。

  天气虽然有些冷风刺脸,但是,我的心里却是温暖而热乎乎的。

  站在故居的石窑洞前,我的眼里扑簌簌地淌下了两行泪水。环顾四周,思绪万千;面对故乡,触景生情;时光飞逝,岁月如流;驻足村中,眼前一亮;大山起伏,土地苏醒;树木范青,沟壑纵横;鸟鹊叽鸣,欢歌笑语,一切是那么熟悉,又好似非常陌生。哦,十五岁告别可爱的故乡,而今在知天命之年回到可爱的故乡,恍惚如梦一般,不觉三十五年逝去了,读书进城时还是一个懵懂少年,如今已是人到中年,感慨万千的年龄了。

  故乡是我的再生父母。童年读书时,父亲拉着手把我亲自送入村中斜对面那间石窑洞,并交给了启蒙老师卢贵先生,从此,就开始了我人生学习的第一课。父母亲省吃俭用,勒紧裤带供养我上学读书,为我操心、为我做饭、为我买纸、买笔、买书、为我创造一切条件,我也好像比村中其他孩子懂事早一点,学习上努力刻苦,成绩非常优秀,卢老师一个人带四个年级的复式班,八九十号学生,却夜以继日地上课、辅导、批改作业,那个敬业精神令我永生难忘,我在故乡小学校里度过了人生最快乐、最幸福、最舒心的童年时代。多少年逝去了,卢老师现已是年过八旬的耄耋老人了,而我敬爱的父母亲离开我们也已经二十大几年了,但难忘的师恩和亲情的血脉却永远也无法割舍,为什么父母去了,我还是非常怀念故乡?因为故乡这片热土养育了我,我是喝着故乡的甘泉水长大的,也是吃着故乡的五谷杂粮懂事的,老父、老母早已入土为安了,可以说故乡就是我的再生父母了。

  故乡永远驻在我心间。我回到老家,感受到了特别温暖的气息,虽然时令还是早春料峭的二月天!我出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,又是革命干部家庭,是受红色传统影响而形成的人生观、世界观和价值观。故乡虽然偏僻、虽然贫瘠,但是,我的精神世界里却充满了幸福感。故乡土地上生长的杂粮五谷就像母亲的奶水和父亲的汗水,抚育我成长发育。土地是我们农村人生活的命根子,故乡有肥沃的好田地,有清粼粼的好泉水,有特别深刻的感情和亲情。土地生长作物;水井涌出甘泉;吃莜面和山药蛋不生病;喝深井里的甘泉水有营养,山野里还有那去百病的花草中药材,故乡的土地与大山里都是“百宝箱”,她永远是我忘不掉的地方与热土。

  故乡也是我岁月深处的乐园。那简陋的石窑洞里有我少年时代梦香的惬意;旧庙里有我捉迷藏的身影;树林里有我掏喜鹊蛋的淘气;墙壁上有我捉麻雀的顽皮;山坡上有我割青草的艰辛;沟壑里有我骑驴、骑马、骑骡和骑牛的惊喜;土坡上有我贪玩好奇的脚手印;庄稼地、菜园里有我偷摘豆角、拔萝卜的秘密;河畔麻潢里有我滑冰、游泳的冒险记忆;打谷场面、地埂上有我追黄鼠挖葛岭的快乐……童年少年的顽皮好奇,是故乡这片快乐的家园给了我无穷无尽的回味与乐趣。

  故乡的石窑洞是我生命的摇篮。半个世纪前的一个早晨,母亲在血迷之中把我降生在那铺热炕上,一声啼哭打破了山乡早春的宁静,就这样四十二岁的母亲把我送到了这个世界。从此,我就在简陋而温暖的石窑洞里爬行、站立、走路。终于有一天,就像鸟巢里的小麻雀一样飞出了小窝。我用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天、看地、看山、看水,对故乡的一草一木;一山一水;一人一物充满了好奇。故乡的石窑洞冬暖夏凉,故乡的火炕热气腾腾,故乡的弓形窑家就如父母的双臂,冬天遮寒冷,夏天挡风雨,时刻保护着我幼小的身体。家暖一铺炕,记忆深处,热炕头上,我在小煤油灯下做作业的情景;母亲在微弱的灯光下缝补衣服的艰辛;父亲在炕角旮旯里讲述民间故事的快乐;乡亲们农闲饭罢与姊妹们拉呱闲聊的趣闻;深冬腊月大锅里柴火炖猪羊肉的香味;哥哥在堂屋石磨上碾米推面的情景;母亲藏在大洋柜里奖励给我拾粪回来的奖品就是那香喷喷的饼干;过年时大缸里母亲准备下的冻玉米面窝窝和烙米饼黄儿;窑洞正面上方贴满了半壁的我的学习奖状;村前弯弯流淌的小河水;还有上小学五年级跑校回来母亲远远迎接我的门前那条山间小路,多少记忆、多少山村趣谈、多少童年少年往事,都与亲情、乡亲和农村离不开啊!

  故乡勾起了我心中的伤感。回到故乡有一种悲喜交加的感觉,怎说呢?多少如烟往事就如过眼云烟,但乡情亲情却是永远不会抹去的记忆。老父亲送我到县城读书,为走小道他老人家爬山涉水,精疲力尽,为我背着一大木箱书籍,徒步走到县城,如今老父亲离开我已整整二十七年了;母亲起五更、睡半夜为我跑校读书早起做饭,陪伴我晚睡做作业,一心盼我长大成人的情景,如今老母亲离开我也已整整二十一年了;老支书朱世雄老舅爷一心为公,认真负责,风里来、雨里去为村民排忧解难,艰苦奋斗的公仆精神,我都永记在心!他在改革开放后进城打工下煤窑,苦乐度日的情景还历历在目,如今他已患癌症作古也已十几年了;优秀中学教师数学大王,我母亲的表弟我的表舅,哥哥的少年同学——朱茂均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,也就是刚刚恢复高考制度的一九七九年初春,不幸英年早逝了;我的邻居且有老亲关系的表哥——林银,也就是在少年时代为我提供小人书《英雄儿女》、《海岛女民兵》、《闪闪的红星》以及《连心锁》等等书籍的那个村民心中非常憨厚,助人为乐的好人,也于前年冬天,到故乡老井拉水途中不幸遇难了;还有我家对面居住的当年被错划为富农成分的苦命的光棍汉——成小,一生未成家,在黄土地里刨食的可怜之人,他先天眼睛不好使,人民公社时因家庭出身不好而受尽了艰难挫折的不幸摧残苦难,终因命运多舛而悔恨交加,也于去年走完了人生七十七岁的人生路程;还有我少年时代的代课老师——茂来,也是我有着老亲关系的三表舅,在高考制度恢复后因几分只差而落榜,后来他参加集体农业劳动,就把许多高考复习资料如《语文基础知识》、《写作知识》和《平面解析几何》等一些宝贵的学习书籍都送给我使用,不幸的是他也于前年在放羊晚归途中,由于心脏病突发而去了。世事沧桑,岁月无情,多少亲朋好友和乡亲都永远地离开了人世。我脚踩故乡的土地,面对故乡的大山,远望故乡的田野,怀想父老乡亲生活过的这片热土,那么多村人在贫穷与苦难的生活中默默地走了,此时此刻,内心好难过、好痛楚、好伤感。

  故乡如今旧貌换新颜。我三十多年不回老家了,如今已是改革开放整整四十年了,回到故乡就像投入母亲温暖的怀抱。耳闻目睹,亲历亲见,故乡的面貌与我少年时代的印象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记忆深处,我小时候上学读书时,早晨起床到离故乡五华里的外村辛按庄村上学时走过的石头路、土路和山间的羊肠小道都已不复存在了,如今变成了村村通水泥路;土地上种植的小杂粮也变成了蔡花、玉米、芸豆、黑豆和旱地西瓜以及中药材,家家户户吃的都是白面、大米以及猪肉、羊肉和鸡肉,穿的衣服都是整齐干净的西装和皮衣之类,没有了我少年时代记忆中的打补钉烂衣裳,住的石窑洞都是政府统一规划并粉刷一新的整洁院落,家家有电视、户户有小车、人人有手机、电灯替代了过去时代的小煤油灯。我这次乘车回故乡,当我到达村口时,最耀眼的是当村中间修建起的雪白漂亮的村级活动场所。那天正赶上村民进行土地确权登记工作,我好奇地走进村委新建的靓丽的活动场所,区乡村三级干部正指导村民填表签土地确权协议,屋内灶火里烧得碳火一片通红,炕上热乎乎的,油布鲜艳夺目,我坐上去又想起了小时候自家老屋那铺暧炕,如今在城里居住一直睡床,很难享受今天这火炕的优待了。特别令我兴奋的是,我见到了父亲的表弟,我的老表叔——刘增,当年我在村上小学时,他是村大队队长,后兼任大队会计,如今他老已是七十七岁高龄的古稀老人了,但与表婶老俩口还种着三十多墒土地,保持着农村吃苦耐劳,艰苦朴素的精神。那天中午,热情好客的表叔、表婶为我们做出了一锅土豆加粉条炖肉大会菜,还炸出了一盆金灿灿、香喷喷的黄米面油糕,老俩口又是让吃,又是让喝,那个热情劲儿真的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。听表叔讲,现在村里老乡们的生活水平可是与上世纪六、七十年代不能同日而语了,现在家家户户不愁吃、不愁穿,不愁住,家家都有存款,粮食多得堆成了山,村里的五保户、低保户和残疾户的日常生活,党和政府照顾的非常周到,区里的下乡帮扶工作队经常来村指导工作,开展精准脱贫和帮扶慰问活动,村民们都异口同声地夸赞党的政策真不赖,特别是进入习总近平总书记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后,一切以人民为中心,人们真得是生活在了天堂里。

  故乡情令我热泪盈眶。近乡情更切,这是我回故乡的深刻感受之一。当我踏上故乡这片热土时,内心无比激动,可谓心潮澎湃,百感交集。是啊!多少时光流逝,多少岁月过去,青春不再,往事如烟,我深深理解了什么叫“岁月是一把杀猪刀,时间是那脱缰的野马”这句话的真正含义。是啊!人生就像白驹过隙,光阴就像东去的流水。这次回故乡,我见到了新任村党支部书记——李应堂,看到他,我就不油地想到了我们小时候,跟随他到山坡野地烧山药、拾麦穗、打石鸡、拔萝卜、上树掏喜鹊蛋的情景,还有他给我们讲得那好听的古记和民间故事。如今,他在多年前从部队转业后回乡劳动、创业,经过艰苦奋斗,辛勤劳动,如今担任了村干部,他为人处世宽宏大量,不拘小节,工作中以大局为重,关心爱护群众,为民办实事、做好事、解难事,受到区乡干部和乡亲们的好评。看到他积极工作,认真负责,带领村民脱贫致富奔小康的实干精神,我从内心生发了一股敬佩之情。我也见到了小时候上学的初中老师——朱茂厚,也是我的老表舅,那时他正值精力旺盛,风华正茂的年龄,语文课讲的井井有条,绘声绘色,非常吸引学生。如今虽已退休在家,但精神很好,身体很硬朗,可谓一日为师,终生为父啊;我还见到了小学和初中的好同学——李应元,他中学毕业后就参加了工作,如今已是粮食企业的老总,事业如日中天,蒸蒸日上,粮食购销经营与仓储产业越做越大,生活幸福美满;我还见到了当年和我父亲同手为农业社当保管,掌管粮食大印的宋志信同志,他公而忘私、辛勤劳动的优良作风,我至今记忆犹新。如今他也已是年过七旬的老人,但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小的多,现在还是村“两委”成员,为村集体事业发挥余热,而且还是那么乐观、自信、厚道;我还见到了我的二表姨,此次回乡她一眼就认出了我,可谓亲人见亲人,两眼泪汪汪,二表姨虽人到中年,但她还是像年轻时一样漂亮喜色,她出娉后一直生活在大城市,正好有事回乡,不巧相互见面,共叙往事,情意无价。我还见到了小学时代的大我几岁的好朋友——朱三虎,他如今的日子过得不错,现在在村里靠种植、养殖发家致富,生活就像那籽麻开花——节节高。改革开放前,他家因成分不好,在人前抬不起头来,还经常受窝囊气,在村人面前大气都不敢出,全家人思想包袱重,精神压力大,只有埋头受苦的份,却没有正常人的尊严,这样的日子已一去不复返了。改革开放后,三虎全家在土地上做“文章。”靠勤劳致富,如今日子越过越红火,脸上的灿烂笑容,映照出他的光景过得非常滋润。今天,在习近平总书记的领导下,在党中央和国务院出台一系列惠民政策的东风吹拂下,特别是在振兴美丽乡村建设的时代大潮引领下,我为故乡老家乡亲们早日过上小康生活而感到无比高兴,感到无比自,、感到无比骄傲。

  故乡,你是我的精神血脉,也是我生命降生的血地,更是我割不断、舍不去的亲情血缘。土地养育了我,甘泉滋润了我,五谷杂粮营养了我,父老乡亲关怀帮助了我,说不完的情,道不尽的恩,故乡永远在我心,而且,不管走多远,故乡永远让我魂牵梦绕,难以忘怀,愿故乡人民的日子一天更比一天好;生活一天更比一天美;魅力乡村建设一天更比一天上台阶,哦!故乡,我心中的天堂……

点击热榜

热门图片

  • 扫描移动版
  • 扫描二维码